新亞建築.新亞人文


全文刊《新亞生活月刊》(2006.11.15):http://history.na.cuhk.edu.hk/Portals/2/Images/Publication/b1665996x_v34_2006-2007_03.pdf。下文為最新版


引言

新亞書院,至今共歷「桂林街時代」、「農圃道時代」及「馬料水時代」三期,吾人今日所處,即為「馬料水時代」。余生也晚,未能親歷新亞草創之兩個艱險奮進,奠定新亞精神基礎的時代。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五年,為「桂林街時代」;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七二年,為「農圃道時代」;一九七三年至今,即為本文所稱之「馬料水時代」。抽象之精神及概念,必須透過具體之事/物/人來表現,如此抽象概念本身在世上方能有所寄有所寓。錢穆先生云:

我想所謂精神,總是針對著某種物質而說的。總是依隨著某種物質,而指其控制、運用、和期望其能有某種的表現和到達的理想而說的。

本文即擷取馬料水處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所屬諸建築,探討所寓之文化意義與審美功能。

錢穆圖書館

本圖書館以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先生命名。甫踏入,即可見錢先生之銅製頭像。由是告誡新亞學生,不可忘卻一眾勞苦功高之創校先賢,若非前人種樹,後人必無乘涼之可能。是故進入圖書館,當思努力上進,此正呼應新亞學規重「求學」之首二點。

步上閣樓,驀然回首,即可見李潤桓手書錢穆先生一生的最後一篇文章〈天人合一論〉,此文章乃錢先生寫於九十六歲時,原名〈中國文化對人類未來可有的頁獻〉。李氏楷法遒美,細細讀來,既得錢先生謂中國天命人生不分之論,又能欣賞中國楷書之美。

當人入圖書館,身處書海當中,即可俯拾吾人幾千年來所累積之人文文化。而閣樓又不時舉辦藝術展覽,讀書之餘又可駐足細覽。《禮記》云:

故人者,其天地之德,陰陽之交,鬼神之會,五行之秀氣也

人生天地間,秉五行之秀氣,實天地之心,人立其中,為人類文化及知識所包圍。即便執書坐於一角,亦無逃天地之間,此即天一合一之又一展現是也,是錢先生遺作之極佳注腳。馬料水時代之新亞書院,最少有兩處建築對錢先生此文作出申述,另一處為合一亭,此建築下文將另詳述。

圓形廣場

不得不說說新亞人無不感到自豪的地方──圓形廣場。此露天廣場由馮成先生捐建,採羅馬古劇場式設計,傳音效果甚佳。廣場上的兩扇圍牆載有新亞歷屆畢業生的名字,因此,每一個新亞人都可以說是跟新亞結下「不解之緣」。兩扇牆分別寫有「新亞書院」及「New Asia College」字樣,學生、校友、遊人每至此,必知已至新亞書院。

圓形廣場之設計適與北京天壇圜丘之設計同,圜丘頂層中心的圓形石板稱為太陽石或天心石,在其上呼喊或敲擊,聲波會被近旁欄板反射,形成顯著迴音,圓形廣場之中心亦能營造此迴音效果。故於圓形廣場之中心,是即得其環中,非但能體會莊周天均獨照之理,餘音裊裊,綿延不絕,亦可知人與物實乃齊一,本無分別,物象世界環抱人,人亦處物象世界之中,彼此和諧並存。而圍牆上諸師兄師姐,則勉勵新亞人勿忘其本,亦知人文世界之教育即為教人敬愛自然,敬愛人類之歷史與文化,敬愛人類之歷史與文化,則當自敬愛身邊之歷史文化為始。

水塔

此水塔與聯合書院之水塔,並稱港中文大學兩大地標,蓋兩者所處之地望加上其高度,皆為中大最高之建築物(姑不計算新建之衛星遙感地面接收中心)。新亞此水塔又稱為「君子塔」,而聯合水塔既與之相對,亦有「淑女塔」之名。觀兩者之外形,可知聯合之淑女,線條優美,裙襬飄揚;而新亞之君子,則外型剛勁,巍然肅立。

竹為君子之友,竹外直,是即君子之寫照,新亞水塔之外型亦因挺直而被稱為君子塔。君子虛懷若谷,虛心自恃,竹枝中通;君子自強不息,竹外體正直,挺拔剛正,其節明晰可辨,且玉可碎而不改其白,竹可焚而不毀其節;君子厚德載物,莊敬自強,竹之用途甚廣,可製作涼蓆、窗簾、地毯、工藝品、扇、餐具,又能浮水,載重力強,竹又可食用、製酒,竹香亦作食物之調味;君子德被四方,澤及小人,竹「依依君子德,無處不相宜」,山有竹則山青,水傍竹則水秀,竹令人雅,東坡謂「無竹令人俗」。由是可見,君子之德,實與竹之德相貫,君子塔正直之外型,儼然具君子之風,觀之則可感其精神而得化。

孔子像

新亞雄崌山之巔,立雪君子仰聖賢。君子塔下,立著一位千古不滅的偉人銅像。那就是集禮樂教化之大成的至聖先師孔子。試想像一下,君子就像北宋時的楊時、游酢,見老師程頤在打盹,便不敢打擾,恭恭敬敬的立在門外,當時天降瑞雪,兩人侍立不去,至頤醒來時,門外的積雪已有一尺深了。君子塔伴著先師,正好予人如此想像。

孔子像立於南方,面向正北。孔子面北而立,為孔子故鄉山東曲阜所在,是知孔子心之所嚮,即其故地是也,《孟子.盡心下》:

孟子曰:「孔子之去魯,曰:『遲遲吾行也,去父母國之道也。』去齊,接淅而行,去他國之道也。」

孔子之去父母國,遲遲不欲行,可見其念故國之情之深。試想昔日錢唐諸師,國內赤化,匆匆南渡大英殖民地。亂離中、流浪裏,中華民族、中國文化,莫不四散他方,花果飄零,錢唐諸師即去其父母之國是也!何能不遲遲而去,且心繫故國,堅守人文主義精神,為故國盡上一生招魂?試觀《新亞書院五年發展計劃草案節錄》:

本書院創始,在一九四九年之秋。當時有感於共產黨在中國大陸之刻意摧殘本國文化,故本書院特以發揚中國文化為教育之最高宗旨。

孔子像後有一節竹,刻有孔子「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」的教育理念。《論語.述而》:

子曰:「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於我哉?」

孔子一生獻身周文傳承,更身體力行,教誨後進。恰如新亞創校諸先賢,其辦學宗旨云:

上溯宋明書院講學精神,旁采西歐大學導師制度,以人文主義之教育宗旨,溝通世界東西文化,為人類和平社會幸福謀前途。

孔子自謂其述而不作,以傳承有周一代之文化為大任,新亞先賢亦復如是,以上承先聖為其辦學宗旨。

孔子一生,周遊列國,栖栖遑遑,最輝煌的政治事業不過曾當魯國大司寇,且攝行相事而矣,而為委吏、乘田,管理帳目、牛馬,更與其復興周文、兼濟天下的理想大相逕庭,《呂氏春秋》之記載最能道出孔子之困:

孔子周流海內,再干世主,如齊至衛,所見八十餘君,委質為弟子者三千人,達徒七十人,七十人者,萬乘之主得一人用可為師,不為無人,以此遊僅至於魯司寇,此天子之所以時絕也,諸侯之所以大亂也。

然而,聖人之為聖,正是在凡人以為無所可用之處,能盡其大用。孔子之仕,在於行道,《孟子.萬章下》有這樣的記載:

〔萬章〕曰:「然則孔子之仕也,非事道與?」〔孟子答〕曰:「事道也。」

朱熹注云:事道者,以行道為事也。因此不論任何環境,任何官位,任何際遇,孔子並沒有因道不行而貶志,故〈萬章下〉緊接又記載:

孔子嘗為委吏矣,曰:「會計當而已矣。」嘗為乘田矣,曰:「牛羊茁壯長而已矣。」

正因心內對道之掌握超然而寧定,故能士窮見節義,出處進退,無入而不自得。正因其沒有成功,卻能何時何地一以行道為本,故為後人立範。此正如新亞校歌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第三闕:

手空空,無一物,路遙遙,無止境。亂離中,流浪裏,餓我體膚勞我精。艱險我奮進,困乏我多情。千斤擔子兩肩挑,趁青春,結隊向前行。珍重,珍重,這是我新亞精神!珍重,珍重,這是我新亞精神!

新亞之精神,是為一價值理想艱苦奮鬥的精神,為中國之人文文化、為中國之歷史而努力之精神。是精神正承孔子不因困而貶其志之精神而來。

合一亭

如上文云,此亭可為錢先生遺作〈天人合一論〉之另一注腳。此亭之構思即據該文而來,故李氏所書之論刻於此亭旁邊。

此亭有「香港第二景」之譽(但據給予此榮譽的金耀基教授說,香港第一景未有定論)。其命名即據〈天人合一論〉而來。若站位適當,亭前的池水可以營造水天一色的效果,讓人體會「天人合一」,處於其中,人恍與天地同為一體。有詩曰:「合一亭邊驚海色,君子塔下息凡心」。合一亭邊,人能與天地同一;君子塔下,人可以感受到人文生成之偉大。是即人與天地參之之意,天人合一之理,於斯可見。

合一亭外覓八仙,亭頂透明,其旁植有竹樹,亭下設有石椅,遊人在此可眺望壯麗的八仙嶺,碧澄的吐露港,氤氳的船灣淡水湖。使人想起蘇文擢為沙田獅子亭題一對聯云:

近嶺崌昂堂四面海山饒景色

名亭建獅子九霄風露見精神

是聯用於合一亭亦甚貼切,處馬料水山頭之巔,海山環抱,景致怡人。而所見之「精神」,則可見我新亞創辦人所感受體會天人合一之意念。

結語

建築物營造空間,不論是建築內之空間或建築之間所構成之活動處,同時建築亦具備審美形象,可供人觀賞。正如中國山水畫之特色,可游可觀,有人物之游方成其人文氣象。新亞創校先賢,固處窮困當中,然其精神世界,則如中國園林所代表之義蘊,「窮通雖殊,其樂一也」。新亞精神自錢唐諸師所寄,自桂林街至農圃道,農圃道至馬料水,洋洋大觀,自是晚輩所不可企及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